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>>宜春>>文化



博 士

zt.e6bx.cn 【郵寄內地】
發佈時間:2020-09-29  來源: 宜春新聞網

  本網訊  俗話説:“敲鑼賣糖,各幹一行。”據説,舊時有三百六十行,大的門類包括農林牧漁、飲食糖果、紡織服飾、手工製作、醫藥衞生、文化教育、交通運輸、休閒娛樂、工藝美術等,還有乞丐、強盜、小偷、娼妓等“特殊”職業。

  隨着社會的發展,有的職業沒落甚至消失了,有的職業又新興起來。特別在大城市,什麼會展策劃師、景觀設計師、寵物馴導師、動畫繪製員、職業信息分析師、芳香保健師、經紀人等新職業令人應接不暇。

  變儘管變,由於地理環境和社會需求的巨大差異,職業分佈還有一個基本的規律。內蒙古有牧馬的,卻沒有養蠶的;北京有賣秋梨膏的,卻少賣龜苓膏的;湖南有放竹排的,卻看不到跑旱船的;閩南有提木偶的,卻難找説相聲的。

  不同地方活法不一樣,説法也常常不一樣。同樣的職業,稱謂五花八門,同樣的稱謂,有些意思相去十萬八千里。

  北京某高校李博士的女朋友是宜春人。去鄉下走親戚時,女朋友給外婆介紹道:“這是小李,是個博士!”外婆回道:“北京的博士,道藝(宜春話“道藝”為本事、手藝的意思。)肯定更煞辣!(宜春話“煞辣”意為厲害。)結婚傢俱都省得別人家打!”結果鬨堂大笑,只有李博士摸不着頭腦。

  原來,博士在宜春話中的意思是木匠,此“博士”非彼“博士”。古時博士是精通某一門學問或傳授經學的官名。比如,漢朝有五經博士,唐朝有太學、太醫、律學博士,宋朝有太常、武學博士等。北宋范仲淹曾作《送饒州董博士》一詩,明初宋濂《送東陽馬生序》也有“有司業、博士為之師”的句子。在民間,則常借用博士一詞來尊稱精通某種技藝的人,如唐朝人稱陸羽為茶博士,後來泛指賣茶的夥計為茶博士,《水滸傳》《金瓶梅》等明清小説裏較為常見。這一稱法在北方已經湮沒,在江西反而發揚光大,除宜春之外,南昌、臨川、南城等地也如此稱呼,只不過博士漸漸專指木匠這一職業。

  宜春高大上的職業還有“作家”。作家作家,不就是以創作為專業的“傢伙”嗎?宜春的“作家”大體也符合這個定義,只不過創作的工具換為鋤頭,“寫字”的地方是田地罷了。明白了吧?“作家”原來就是“種地的”,宜春話稱之為“作田的人家”,簡稱“作家”。現在,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還知道這種用法。

  當然,千萬不要把宜春話想複雜了,其實宜春人對職業人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叫法,就是“最具職業特性的動作+咯”。如獵人叫“打銃咯”,屠夫叫“殺豬咯”,漁夫叫“打魚唧咯”,店家叫“開店咯”,商人叫“做生意咯”,老師叫“教書咯”,公務員叫“當官咯”,地痞叫“打流咯”,小偷叫“做賊咯”,乞丐叫“討飯咯”,等等。用這個程式照套,肯定不會出錯。另外一個常用的搭配結構是“主營商品+佬”,比如“豆腐佬”“榨菜佬”“扎粉佬”,主要用於生意人或手工業者。

  宜春話對“特種”職業的一些稱呼也很有意思。一是“裸食子”。一頭霧水吧!其實也好理解,乞丐衣不蔽體,甚至赤身裸體,窮得什麼也沒有了,赤條條來去無牽掛,不是“裸食子”是什麼?還有種説法叫“羅食子”,羅是蒐羅,食是食物,合起來意思就是到處找吃的人。宜春有句俗話:“裸食子撿到一句話,天光念到夜。”乞丐從早到晚都念叨着“行行好”“給點吃的”等乞討話,令人厭煩,但這份執着放在學習上卻大有裨益。

  二是“流球”和“邋遢”。不要誤以為“流球”是日本的“琉球”兩個字。流就是閒逛流竄,球就是“蛋”,合起來就是指到處惹是生非的混賬東西;“邋遢”一般指不利落、髒亂的人,在宜春特指行為不端、尋釁滋事的潑皮無賴。這兩個詞經常連起來用。當然,“流球”和“邋遢”也有任俠的一面,比如明朝高啓筆下的袁州“博雞者”。

  三是“賊牯”和“扒子手”。牯在湖南、江西一帶指的是強健的公牛,後來把公的牲畜都稱為“牯”,如狗牯、貓牯等。“賊牯”顧名思義就是偷東西的男人,一般指職業竊賊。“扒子手”就是扒手,專指在公交車、車站、商業區等人流擁堵的場所移動式偷竊的小偷。

  宜春還有許多較有地域特色的職業稱謂,如:羅漢(村霸街霸)、牛牙人(牛販子)、打禾客(幫別人收割稻穀以獲取收益的人)、拍頭(包工頭),等等,就不一一道來。

  (摘自楊勝雲《宜春話掌故》)

編輯:陳小春
【郵寄內地】
   相關文章 

宜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
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: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為:宜春日報、贛西晚報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,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,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,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。